3589

一颗长毛的藻。

【谢衣X乐无异】九歌·之五 Chapter 46【古剑奇谭2同人】

Chapter 46

  夜深人静。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电水壶里的水在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咔地跳了开关。谢衣把水壶从加热座上拎下来,一边揭开泡面的纸杯盖子,还不忘了回头看一眼缩在被子里、也正在往他这边瞅的乐无异,笑了笑往那边挥挥手,示意他闭上眼睛。
  “泡一会儿才能好呢,睡吧。”他哄小孩子一样地嘱咐。
  他拿起放在桌子另一边的小包装,撕开了往泡面上撒,撒出来的是哗啦啦的大颗粒,和他印象中的调味粉有点太不一样。
  “师父……?”
  刚听话地阖上眼睫的乐无异都被这哗啦声给弄醒了,迷迷糊糊地撑起半边身子往谢衣那边看,“你泡的什么味的面啊,怎么料包这么……”
  谢衣怔了怔,看着手里撕开一个口的包装,回过头来,向他歉意地苦笑,“糟了,放错了……”
  那小包装袋上写着“食品干燥剂”。是上回不知从什么吃的里留出来,让他随手和泡面放在了一处,结果就喜闻乐见地拿串了。
  还能不能好了……连泡个面都……

  今天也五行缺厨艺——如果泡面也能包括在厨艺里的话——的谢衣教授无奈地丢下手里的包装,不知所措地看着被毁掉的、家里仅剩的能吃的东西。身后响起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很快就有个小脑袋伸过来,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憋不住的笑。
  “噗,师父你——”
  谢衣自己也忍不住想笑,却还是伸手去不满地捏了捏徒弟的下巴,“逆徒,闭嘴。”
  乐无异被他逗得更不迟疑地笑出声来,几乎要从他肩膀上滑下去,赶紧伸胳膊挂在了师父脖子上。
  “所以我都说过了啊,以后还是我给师父做一辈子饭好了,不是说‘有事弟子服其劳’……”
  后面的话被一个轻吻打断,谢衣转过身来把他圈在怀里,“你又要被师父吃,又要管师父吃,岂不是太辛苦?”
  “……我……”
  刚被吃过现在还反应略迟钝的小徒弟头顶开始顺着呆毛冒起被烧着的烟。谢衣笑着揉了揉他头发,手去兜他的腰,被徒弟抗议着自己钻回了床上去。

  最后所幸谢衣还是在家里某个被遗忘的角落翻出了几块快要过期的点心,才投喂了从下午折腾到现在、除了比赛中场休息时填了几口零食之外就没吃过东西的小徒弟。他侧搭着双层床的拥挤下铺边缘坐着,把乐无异为了给他腾地方使劲儿往回缩的腿再往外边挪了几公分,手里端着时不时吹上口气的热茶,眼神舍不得移开似地游移在徒弟身上,“……吃慢点,小心噎着。”
  乐无异不好意思地停了嘴,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开始细嚼慢咽,一手在床单上忙乱地划着把掉下的点心渣扫掉。谢衣看着他笑,“不用管了,反正一会儿床单也是要换的。”
  床单要换……乐无异下意识地往腰下的床单看了一眼,一下子又把脸埋到枕头里不出来了。谢衣放下茶杯,凑上去托着他的脖子把他捞出来,“傻小子,现在想起来不好意思了?……”
  “现在想起来也不晚……不对我哪有不好意思!”
  年轻人呛了一口,直起身来隔着谢衣去够茶水。
  害羞没意义,做都做了,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敢做敢当……好像哪里不太对,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谢衣从柜里抻出了干净的床单,乐无异要爬起来帮忙又被师父理所当然地按了回去。乱七八糟的事后事终于都完事,他们才有心思来考虑一下后半夜的事——双层铺其实一点儿也不适合刚打过本垒的恋人,谢衣费好大劲才把徒弟固定在下铺不让乱动,等自己往上层爬的时候却又被乐无异拽住了衣角。他认命地从梯子下来,坐回床边,握住乐无异扯他衣角的手指,叹气,“怎么,你真的非要为师在下面不成?”
  乐无异无视他的文字调戏,闷着头由他攥着手不吭声,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师父,你不是不嫌我胖吗。那……就挤一挤?”

  磋商的结果是两个身高相似且都不矮的大男人真的就挤在一张双层床的下铺里,本来就不宽敞的空间显得更加逼仄。谢衣想着不要挤到徒弟,身体不断地往外挪,差点半边身子悬空出去,可是乐无异偏偏埋着头往他胸口贴过来。他想了想,索性放弃体贴,由着心意往里靠了靠,手也顺势搭在了无异腰上。少年人的腰一点赘肉也没有,他在刚才的情事中已经充分体会了一把那甚至有些精瘦的手感;也不知是平时穿太多还是经常挂个工具包在腰间的原因,要不哪来的“胖”的错觉。
  谢衣有些莫名地为徒弟抱起不平来,干脆把整个人都揽到怀里搂着,正好解决了秋天夜晚那点微凉。乐无异终于心满意足不再乱动,像只被饲主逗舒服了的猫,乖乖在他胸前蹭上两蹭,很快安稳地闭起了眼睛。可没一会儿又睁开了,抬起脸来,看着师父傻笑。

  谢衣看着他问了句,“睡不着吗?……”
  其实谢衣自己也不太觉得能很容易地入睡。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而且每一件都足以让人累得一进屋就果断爬床,可大概是累过头加上某些事让人兴奋过头,好像简简单单一头睡倒,反而会辜负了这来得太突然的大好时光。乐无异没回答他,只是用脑袋拱拱他的肩膀,那一头柔软却有些散乱的栗色头发就像小毛团似的刮过谢衣的手臂,他想也没想就伸出手指去梳理顺了。

  小徒弟静静靠在那儿任由他给顺毛,忽然开口,“……真好。”
  这是他这个晚上第二次如此感叹,第一次是为着电玩中心那个小事故之后的平安无事,第二次大概是为着这整个夜晚。可谢衣明知故问,“什么真好?”
  乐无异红了红脸。明明他们的进展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可他在师父面前还是容易脸红,或许已经成了习惯。
  “……就是真好。”他有点耍赖地答,隔了几秒终于理清了些思路,“能遇见师父,能跟师父这样在一起……真好。我觉得我的运气真的都要用完了,怎么办啊……”
  是抱怨的语句,可是听不出一点儿不开心。谢衣笑出声来,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子。
  “是吗。那你用掉的运气,一定都跑到了师父这里。……不然,为师又怎么能在这么好的时候……遇见你。”

  乐无异猛地抬起头,谢衣惊了一下赶紧放开手,以为把他的鼻子掐疼了。可乐无异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低声问,“师父,你……不会后悔吗?”
  后悔什么,为什么要后悔——这个见诸言情作品太多的用词,谢衣自己早都问过,现在由乐无异反过来问他,简直能令人手足无措,连他都不免张口结舌起来,“……什么?无异,你在想……”
  “没什么……就是……”乐无异自己也觉得问题有点儿莫名究竟,不好意思地又垂下头去,“我在想的就是,我比起师父来还差着那么多,还总是需要师父帮我收拾烂摊子……”
  谢衣皱起了眉头,这回是实打实地照着乐无异脸颊掐了一下,听到徒弟嗷的一声才松手。
  “你再这么说,为师要生气了。你看你比师父又会做饭,又会跳舞,哪里就‘差着那么多’了?……烂摊子什么的,你不是也帮过师父?比如给你哥哥选歌的那次……如果你说的是吉他出问题的事情,要是连那点事都处理不好,你要为师这个师父有什么用?……”

  这话已经宠得有点失了谢衣一贯的原则,却令乐无异彻底放了心,想着自己问的孩子气傻话,噗一声笑了出来。在特定的时间,遇到特定的人,他实在应该感谢老天,可想了想还不如感谢师父和感谢自己,没有错过,没有放手,才一起挣得这最好的时候。
  “师父,”他想起什么,轻轻捅了捅谢衣的肩窝,“下一场的比赛……能让我自己选歌吗?”
  谢衣笑着点头,“当然没问题。其实你早就应该自己选,但你总说要听师父的……无异是有想要唱的歌了吗?”
  乐无异挠着后脑犹豫,“嗯,是有那么一两首想到的……不过我明天先试试感觉,觉得合适了,再让师父帮我拿主意,行吗?”

  自然没有不行。下一场便是半决赛,是每个战队的三甲成员角逐,决出最后一个可以代表导师站上决赛席的选手。
  这一场当然也不能仅凭一首歌决胜负,至少要战上两轮。但半决赛最残酷的规则并不在此。

  ——从半决赛开始,再也不是导师一人决定学员去留的局面。外围力量渐渐加入进来,公开投票成为评判歌手演唱成绩的关键力量,虽然导师在定夺战队代表时仍有决定性的立场,但那“导师打分”几乎是客观与主观对撞出火花的环节,是《好声音》节目中的一大亮点,也是一个聚焦目光的争议点。
  外围投票得分占一半,导师打分占另一半,一百分数由导师自由决定分配给麾下最后幸存的两个人,可能加大领先一方的优势,也可能使落后的一方反败为胜,取得逆转性的胜利。
  也就是说,导师的决定可能是众望所归,也可能是力排众议、一意孤行。

  “那个导师打分制……”
  乐无异轻声咕哝着,被谢衣听到,“怎么……担心吗?这回是怕师父偏心,还是怕师父不偏心?”
  小徒弟没回答这个问题。
  “……师父,你觉得我最后会遇上谁?是禺期,还是我哥?……或者我……可能在第一轮就输了?”
  谢衣注视着他,眼神深不见底。
  “无异……你不会让为师失望的,师父信你。”
  乐无异回望他的眼睛一会儿,重重点了点头。
  “我也信……我肯定,不会让师父失望……所以师父,你答应我一件事行吗?”

  谢衣心里一凛。他的徒弟极少像这样,表情庄重地向他提出要求,可若是提了,一定是他认为很重要的事。
  “你先说说什么事,师父才好答应你。”
  但乐无异没像传统的耍赖模式那样,“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说了”。他咬了咬嘴唇,静心组织一会儿语言,才开口。
  “最后分配那个一百分的时候。……师父,不管你最初想给我打多少分……扣掉五分行吗?”

  “扣掉五分……?”
  谢衣的表情慢慢凝重。他明白徒弟的心思,“你觉得……师父喜欢你就一定会偏向你,打出来的分一定是虚高的,是吗?”
  乐无异声音弱了下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这样可能能让我对自己要求高点,更努力些……所谓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什么的……”
  “……”谢衣默然不语,他很想斩钉截铁地回绝说没那个必要,再把胡思乱想的小家伙训一通。
  可是从乐无异的眼神里,他已经能看出明显的坚决,虽然坚决背后还透着掩不住的紧张。
  乐无异漫天要价,他也可以就地还钱,完全可以打上一个依然偏高的分数然后笑着告诉徒弟这就是扣掉五分后的结果,但他绝不会如此。

  他想起乐无异一次又一次对他表达过的,和他相遇是何等幸运,所以一定得付出更多,才足以回报这番缘分。
  他可以拒绝,可以说他的徒弟多此一举,但是之后的比赛无论什么结果,都会让无异怀疑那不是他自己应得的。
  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像现在这样子,本也可以不这样子,是他这个做师父的提早一步跨过了那条门槛,所以他要负起责任,给他的徒弟一个证明,证明如果乐无异赢了,那绝不是因为谢衣爱上他的缘故——
  “无异,五分太多了。”他终于对他的得意弟子露出坦然的笑意,“何况你不是一直都觉得禺期很强?如果对上他,扣掉你一分就等于给他加上一分……”
  “可是……”乐无异不太服气地嗫嚅,在想好反驳的理由前被师父再次打断,“三分……师父只能答应你让三分。再有异议,直接驳回。”

  不容置疑的口气,是他做师父的心疼弟子的表现,可是这样的讨价还价,却等同于他赞许了徒弟要强的小小心思。
  乐无异屏住半晌的呼吸终于缓回流畅,笑颜也重新绽开,虽然还带着点被师父看透的不甘心和不好意思,却依然弯起了好看的眼角。
  “弟子多谢师父~”他一本正经地使劲点头,要不是现在两个人是抱在一起躺在床上的姿势,让人怀疑他能坐起来给谢衣磕头。
  取而代之的,他凑过去,微红着脸在谢衣唇角落下一个浅浅的亲吻。
  “……成交。”

                          九歌·之五·完

评论(1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