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9

一颗长毛的藻。

【谢衣X乐无异】九歌 Chapter 59【古剑奇谭2同人】

Chapter 59


  “喵了个咪,下午集合?!”
  乐无异接了这么条短信,吓得手一滑连手机都掉了下来。身边的谢衣眼疾手快地在他腿上捞了一把,把手机抓起来塞回他手里,“别急。……怎么突然通知集合了,不是期末之后才彩排吗?”
  这是去往回程火车站的计程车上,这一回不用谢衣指导司机路程,所以师徒俩心安理得地并排赖在了后座。乐无异捏着手机发愣,半天才醒过神来,“呃,不是学校通知集合的……是闻人他们给我发短信,说下午我们几个出来聚一下。”他翻出火车票看时间,“火车到站都快六点了,我跟他们说说把时间往后推一推吧……”

  最后一句浓缩在嗓子眼里听不太清。谢衣笑笑凑过来,也压低了声音,“没事,要是告诉他们你和师父一起出来‘怀旧’了,你朋友们肯定都能理解的。……还是说无异不好意思让他们知道?”
  “没……”底气不足的摇头,脸上通红的颜色早就泄了底。谢衣坦然地往后一靠,拍拍他覆在大腿上的手背。
  “行李箱为师就先帮你拉回教师公寓去。待会儿再多买点好吃的,估计他们就不会生你迟到的气了。”

  师父的安排其实真挺天衣无缝的,乐无异气喘吁吁地几乎是扑在“百子音乐工作室”大门上的时候这么想着。墙上的时针正好卡在七点整,不巧的是,他们定的集结时间是六点半。……话说为什么把聚会地点定在这儿?
  大门虚掩,似乎是给他留着。他拖着双肩包往里走,直到了录音间门口才看见人影。另外三个人早已到齐,三个脑袋在音响设备周围凑成一圈,一副耳麦在他们中间传来传去,不知正在边听边讨论着什么。是眼尖的阿阮第一个发现他这迟到鬼,气鼓鼓地跳出来,“小叶子!你怎么这么晚啊!——哇啊这是……?”
  塞过去的大口袋果然顺利瓦解掉三分之一的攻击力。乐无异看着扑进零食堆的阿阮正松口气,转过头来就正对上了一齐瞪着他的闻人羽和夏夷则。
  “乐兄,”夏夷则上下打量了久别重逢的室友一番,随后一张嘴便把他给卖了个干干净净,“你这是度蜜月回来了?”
 
  闻人羽呛了一口水,阿阮咬着夹心饼干不明所以地转过头来,乐无异干脆直接把刚摘下来的背包掉地上了。
  “等等等等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跟师父去度蜜月了!——不对哪儿来的蜜月啊结完婚那才叫蜜月吧!还是不对,我们是为了拍VCR然后……”
  话说回来VCR怎么办呢。他想起了什么似的刹住满嘴跑的火车刚要开始纠结,忽然发现其他三个人已经换上整齐划一的似笑非笑围了过来。
  “夷则又没说你是和谁一起去的。你可是不打自招啦。”这是难得打趣他的闻人羽。
  “小叶子你说得怎么好像特别期待结婚的样子呀~”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阿阮。
  “……咳。”这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夏夷则,“其实在下是看到乐兄脖子上又围了这么条围巾才……猜到的。”

  乐无异下意识往脖子上一摸才想起又把师父的围巾给戴回来了,随后便在心里大叫冤枉,这回可真是师父怕他冷才硬要给他围上的,围巾下面根本啥都没有好吗。他赶紧把围巾往下拽以示清白,却被闻人羽和夏夷则一左一右给架住阻止,其间夹杂着阿阮“为什么看到小叶子系围巾就知道他去度蜜月了呀”的疑问和夏夷则“别让阿阮看少儿不宜的东西”的警告,好像还听到了闻人羽扶额叹息“她又没少看”。一团混乱之间,乐无异只顾得上把夏夷则单独拽出来算帐,“我说夷则……有些事你知道就行了,能不能低调点!”
  马上收获来自三个方向的“你还是招了啊”的暧昧眼神。
  越抹越黑。

  在音箱上一头撞死算了——这个念头被乐无异想了想自己现在爆棚的幸福值之后迅速放弃,然后认怂地摆着手求着饶打算一屁股栽进身后的椅子,却被什么形状古怪的东西硌了下迅速弹了起来,更迅速的是闻人羽的惊叫,“喂喂你别把耳麦坐坏了!!”
  是那个耳麦。乐无异拎起耳麦想起自己进门时队友们正围成一圈抢着听什么的场景,好奇地举起耳麦往自己耳朵边凑,“对了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们一直在这儿听啥呢神神秘秘的……咦?”
  机器一直在循环播放的曲目犹未停止,欢快跳跃的音符从耳机继续蹦出来连成串,和旁边电脑屏幕上飞速舞动的音频波形并行成同一种节奏。旋律有点儿熟,他情不自禁地跟着就哼出声来。
  “……神告诉我是的 是的 是上天安排好的磨难别示弱……”
  “小叶子也听过这歌……?”阿阮好奇地凑过来小声问。乐无异忽然表情认真起来向她打了个嘘的手势。他把耳机离开耳廓一寸,拧大音量,流畅的RAP从里面响过。
  “……尽管让命运的风浪俯首做我唯一听众……忘掉耳朵Sorry!I gotta go……”
  他静下心来费了不小的劲儿确定了那个声音的所有者,这才把满脸的诧异抬起来,“《信条》这歌……夷则?!你唱的?”

  夏夷则轻咳一声,扶额的手势有点难得一见的窘迫,逗得阿阮在旁边扑哧笑出声来。乐无异给他竖个由衷的大拇指,“厉害啊夷则!你怎么想到换这路子……等会儿我听完再跟你说啊!”
  他重新戴好耳机,比夏夷则本人要兴奋好几倍的,连打拍子带小声跟唱着继续听下去。
  「阳光 锁在 内心的角落
  黑闹钟 催促着 精神醒来的时刻
  信念 如同 闪电划破了天空
  经历飓风 旋涡 我还有笑容……」
  “夷则我就说嘛小叶子肯定也觉得你唱这个没问题的!”阿阮不时捅捅夏夷则的手臂冲他眨眼睛,闻人羽则看着乐无异听得太投入都手舞足蹈起来的样子在一边掩嘴轻笑。试录的音频终于播放完毕,乐无异摘下耳麦颇有些兴奋,刚要开始点评,“别说夷则你这回这个唱法还真放得开,你看从第一个A段就——”

  嗡嗡的震动声忽然从旁边的桌子上响起来,连带音响都被干扰出了咝啦啦的杂音。几个人一齐往那手机望去,夏夷则伸手把它抓了起来,“抱歉,是我的……”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两秒,才在突发的安静里按下接听键,把手机举到耳边。
  “……爸?嗯,我在外面。……跟同学。……无异他们啊,你不是都认识的吗?”
  有点不太耐烦的语气。另外三个人面面相觑起来,阿阮噤着鼻子小声嘟囔“夷则每次跟他爸妈通电话都不太开心”,被闻人羽赶紧摆手制止。夏夷则转回身来,察觉自己失态似的给他们个歉意的苦笑,对着手机说了句“等下,信号不好”,推门出去了。

  录音间恢复短暂的安静。阿阮望着夏夷则出门的方向扁起嘴一脸担心,乐无异也有点不安地挠起了后脑勺,正在考虑说点什么转移阿阮的注意力,背后忽然被拍了一巴掌。他呲牙咧嘴地回过头,身后是大概同样想打破沉默但是动作更快、用力也有点过大的闻人羽,“对了无异,你的决赛曲目准备得怎么样了?”
  “哦决赛曲目!……”乐无异有点底气不足地放大嗓门,忽然愣住,“……啥?我、那个,我还没跟师父商量好……”
  阿阮终于扭过头来,眼睛发了点亮,“那就是说小叶子你有想唱的歌啦?没关系呀谢衣老师一定会支持你的~夷则选的歌也都没和欧阳老师商量呢,所以我们才让他先唱给我们听的嘛。小叶子你也多选几首,我们帮你也拿拿主意呀……”
  乐无异胡乱地点点头,这才明白过来今天聚会的初衷,不禁失笑。按说有那么大手笔的导师坐阵,哪用得着他们这几个小鬼头互相提点,不过小伙伴们的好意当然要领。那么说来,夷则的进度已经比自己快上不少了……
  闻人羽在他眼前晃手指,“回神啦!你到底有没有选好歌?”
  “有有有当然有……”乐无异叹口气,想想这一趟双人旅行就被一杯长岛冰茶给搅了,曲目也没敲定,说好的VCR更不知影子在哪,只好顺口扯远话题,“决赛可不只是一首歌能够啊,至少得三四首吧,还得考虑出场顺序风格组合什么的……哪那么快就能定得下来。”
  阿阮兴奋起来,“这个我知道,我看原版节目里还有导师和学员合唱的呢,舞台也布置得特别拉风!……哎,夷则怎么还没讲完电话?”
  他们往门外一起望去,黑沉沉的走廊画面依旧完全静止。乐无异站起身来,回头嘱咐两个女生等着别动,“我去找找那家伙。”

  整个百子工作室一如既往的清静,连主人都有事外出,不过听闻人羽说石老先生对他们这几个年轻人印象格外好——“何况还有个是谢衣的徒弟”——所以干脆连备用钥匙都留给他们,只嘱咐了句“别玩太晚”。乐无异在空荡荡的走廊尽头找到夏夷则的时候,对方正把手肘支在窗台上,依旧握着手机,留给旁人的只是个背影,却有明显的疲意。
  “……你们是不愿意我参加比赛,还是怕我参加了拿不到好名次?”
  对话的气压低得惊人,乐无异不经思索地刹住了脚步,然而鞋底在一片寂静里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是特别刺耳。
  “对,我是学什么的我知道。……那是我的主业,不会荒废的,你们放心好了……啊。”
  最后一个啊字是他看见乐无异来找他的时候的反应。乐无异皱了皱眉头,难得敏锐地看出好友并不太想继续这番通话,只是电话那头还在喋喋不休。他想着退后两步,自作主张地喊出一个好像来自远处的声音,“——夷则!还没完事?大家都等你呢!”
  夏夷则朝他投来感激的眼神,对着显然是听到了“催促”的手机另一头匆匆交代几句,这才如释重负地挂了断。他直起一直半靠着窗台的身体,看看手里的电话无奈摇摇头,“我爸。……还是老样子,从知道我参加比赛就一直不高兴。”
  乐无异上前拍拍哥们儿肩膀,“……没办法,老一辈嘛!你看我老爸那么……呃放养我,都嫌过我抱个吉他连唱带跳太没正形。要是我钢琴能弹得像你那么厉害,估计我爸妈也舍不得让我拿麦克上舞台去疯……”
  夏夷则挑挑眉毛看着他,乐无异被他看得不自在地咳嗽两声,“怎么啦我又没说你在台上那样也叫‘疯’!我说我自己还不行嘛……”
  “……没有。”夏夷则抱起手臂,无意识地抬头瞟了眼窗外透黑的天空,“其实我也挺想疯一疯的。”

  “啥?”
  乐无异本能地惊疑了一声,随后马上想起刚才在录音间里听到的那首歌,和夏夷则一向擅长的风格相比确实迥异得放肆。他这才稍稍明白一点好友刚才隐忍的怨怼,然后很快又开始替夏夷则担心起来,“夷则你……”
  夏夷则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又漫无目的地飘向角落,“这几天在欧阳老师那儿练习本来就有点累,家里又总来电话唠叨,到底是因为我参加比赛不高兴还是怕我拿不到好名次不高兴,我也弄不懂他们……后来还是老师带我去喝酒,才感到……轻松了点。”
  “清和教授?……带你去喝酒?”乐无异睁大眼睛。他知道夏夷则直接称呼“老师”而不加姓名作前缀的,必是指从小指点他到大的清和,至于清和嗜酒也是大家都知道并爱拿来打趣的事,不过做师长的拉学生去喝酒也有点……他想到自己那场纯属意外的酒疯,有点心虚地抓了一下后脑,“他带你去哪儿喝的……不会是酒吧里吧……”
  夏夷则有点奇怪地看他一眼,“不是。在KTV,顺便点了几瓶啤酒。”
  虽然听起来更奇怪了。而且那个几瓶的模糊数量有点危险的样子……乐无异勉强压下吐槽的冲动,听夏夷则继续说,“……那首《信条》,是老师帮我选的。”

  清和给他点了一堆的歌,涵盖港台大陆各个年代各种曲风,五花八门得令人啼笑皆非,而这样的啼笑皆非在夏夷则一开始带着无奈勉强端起麦克硬唱了几首后,渐渐在酒意的熏染下,变成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然开朗。除了《信条》,夏夷则说他还收获很多想要冒险一试的曲目,虽然未曾想过就在这一回转型,但据清和所说,他现下的心境倒是非常适合这样蹚一蹚新路子,只剩拿着这些想法去欧阳少恭那儿领个共识。
  清和是这么说的,“去吧,你也该任性一下了。“
  夏夷则努力描述得云淡风清,乐无异却莫名地替他沉重起来,想想虽然波折百出最终还算顺风顺水一路走到现在的自己,忽然没来由地压力大了起来。他上前若无其事地冲好友捣上一拳,“这不挺好的嘛!要我说,多亏有清和老师在,还是他懂得护你的短……你就好好练吧,等拿个冠军回去,估计你老爸就没啥好说的了,说不定还支持你别当什么钢琴小王子了改走摇滚天王路线呢。”
  夏夷则看看他的满脸认真,愣了一下,嘴角露出今晚久违的弯度,“……想不到乐兄这么够义气,这就要把冠军拱手相让了?”
  “喂谁说拱手相让了啊!”乐无异跳起来对这家伙不但不感动、还反过来调侃自己的行为表示了一秒钟的愤慨,“何况就是我让了你也不能愿意要啊,不对,你不让我就不错了……”
  他恢复正经状态,坚毅而严肃地向好友伸出个拳头,“说真的。……咱们两个可都别留遗憾,好好比一场啊。”
  夏夷则回应同样坚定的目光,两个人握拳的手在半空中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相撞。

  “……对了。”
  离开昏暗的走廊前,夏夷则叫住他。
  “能不能……帮我带一声感谢给谢教授?他最早托你转达给我的那句‘别太遗世独立’,我到现在才真正悟透要怎么做。”
  乐无异不好意思起来,“夷则你……跟我师父就别那么客气了……”
  “受人指点当然要知恩图报,”夏夷则恢复一向的淡定而意味深长,“至于乐兄你跟谢教授是不是把客气省了,在下就管不着了。”
  ……你还是继续遗世独立吧。乐无异翻个白眼暗想。

  小分队碰头因渐黑的天色而匆匆结束,回去的路上,乐无异又收到了一条让他想雀跃的短信。
  「好好休息。明天要是起得来的话来工作室一下,可以准备拍VCR了。」

  ……等等这就把VCR定下来了?他还什么感觉都没找到呢,不过师父这一副“为师都搞定了你人过来就是”的语气……他决定听话好好睡觉去。


                               TBC

评论(2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