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9

一颗长毛的藻。

【谢衣X乐无异】九歌 Chapter 60【古剑奇谭2同人】

Chapter 60

  第二天早上乐无异醒得非常准时。床头的手机在震动,除了闹钟之外还有来自安尼瓦尔的短信。他揉揉惺忪眨眼认真读了一遍那串代表航班号和起飞时间的数字,又扭头看了一眼墙上贴的日历,眉头往一块皱了皱很快又松开,开始干净利落神清气爽地起床。
  他一路哼着小调早早赶到工作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扛摄像机的仁兄们已经更早到位了。外间摆出来的电脑前面,谢衣正划动着屏幕上的窗口,跟久违的大胡子导演商量着什么。
  “……这些镜头都可以往下剪,毕竟主题还是要以无异为中心。……后面这段演唱的高潮部分可以突出一下……”
 

  乐无异小心翼翼地站到他们身后,在耐心等到的讨论间隙里小声叫了声师父。谢衣回头对他笑笑,“来得挺早啊?”
  周围的工作人员哄起一阵无恶意的笑,有人调侃道:“谢老师你也太宠徒弟啦,一早就叫我们过来,倒叫咱们将来的小明星晚半个小时才到。”
  导演也略带不满地从电脑前抬起了胡子,“话可说回来啊谢老师,既然小片的素材你都给我们准备好了,还叫大家来干啥?也别让你这小徒弟起大早了你看这急慌慌的头发还没梳利索呢都翘起来了……”
  “小片的素材……?”乐无异在导演唠叨的一大串词汇里迅速抓住重点,迷茫看向谢衣。上次拍过的送吉他片段全部被否决掉,还哪来的素材。谢衣捕捉到他的疑惑似的轻轻让开半边身子,轻轻敲了一下鼠标。

  电脑屏幕上的视频画面继续运转起来,背景是Clam Lake的舞台。

  镜头的焦点是他自己,和那把笨重得略嫌抢镜的老吉他。一支麦克风横亘过整个画面,恰到好处地遮挡住旁边那个、正俯身和他同唱一首歌的身影。灯光的色彩随着音乐节奏铿锵变换,轮流印染着画面黄金分割点上的那朵白玫瑰。
  而绽放在他们周围的声音,是那天晚上合唱的《边走边爱》。

  “师父,这个……”浑然不知自己何时落入了镜头的乐无异指着电脑睁大眼睛,“什么时候录的!”
  谢衣笑而不答。乐无异把睁大了的眼睛飞速转了几圈,瞬时想起那天师父和辟尘在他听不到的角度里达成的商议,不自觉地啊了一声。大胡子导演扭过身来重重打了个哈欠,“我说那小徒弟啊你可得好好改改你那晕镜头的毛病,将来还得上电视呢,你看你师父可真是煞费苦心了……别说,你这段儿在酒吧录的状态还挺好,是不是你比较适应那种环境啊?”
  ……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喝酒还能喝出状态啊。
  “无异不是晕镜头,不过我觉得在不让他知道的前提下,拍摄效果更好一些。”谢衣再次平心静气地打断导演的揶揄,“这些我们自作主张拍的部分,就要劳您再润色一下了。至于后面……还打算加一段,这才是今天要真正辛苦各位的。无异,过来。”
  乐无异一头雾水但还是利落地甩掉背包跟过去,眼睁睁地看着谢衣打开柜子,从里面拎出一个衣挂。
  衣挂向着满屋人的方向转了过来。
  是套演出服。

  谢衣小心地撤走衣挂,在全场的目瞪口呆中将演出服比量到乐无异身前。金丝缀边,长摆曳地,黑白的主色调简洁有力却意外地衬出少年的意气张扬,乐无异肤色偏白,足以驾驭住腰间腕上各种亮金色的装饰。摄像当场就支起了三角架,谢衣抱歉地摆手笑笑,“现在先不拍。咱们可以先设计一个量尺寸的情景,从那里开始,导演您看……?”
  “不送吉他改送演出服了啊……别说,也是一招,而且免得跟原版好声音里那段儿撞车了。”导演开始赞许地捋胡子,“来来化妆师,先给咱们小歌手造造型,把他头顶那绺毛给胡噜顺了……”
  乐无异吓得往师父方向大退两步,谢衣则抢先一步踏到他身前来,挡住冲着乐无异就过来了的造型师。
  “这就不必了,无异的头发是……是在理发店特意吹的,全学校都认得,已经成特色了。还是先让他换衣服吧……对了,还有这个。”
 

  他从演出服上衣口袋里拈出一个小袋子,袋子里又拈出一只精巧的单片眼镜,带着浓重的古典童话色彩,帮乐无异固定在右耳朵边上。周围的人乱糟糟地拍起手来,“哟!小魔法师”“不对,机械师”“明明是炼金术师”之类的赞叹此起彼伏。乐无异一开始给忽然加在脸上的配件吓得直闭眼睛,一想起那天戴过的平光镜又痛快地睁开,果然眼前一片豁亮——根本没有镜片。
  “舞台上镜片容易反光,也挡眼睛。”谢衣像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似的及时解释,同时拦下了一拥而上打算拍特写的摄制组,把徒弟和演出服一起赶进了里间。

  量体裁衣的剧情就这么半真半假地一路顺利拍摄完毕,和那段在Clam Lake留下的影像一起被电视台打包带了回去做后期,工作室在闹哄哄的客套告别后还是留下了一片狼藉。谢衣把刚才拿来装模作样的软尺缠回一个卷,抬起头来看见乐无异还在埋头观赏身上的演出服,扯扯袖口拽拽腰带,一副不舍得往下换的样子。他不禁失笑,把软尺丢到一边,走过去帮徒弟整理领口,“怎么样,还喜欢吗?款式会不会有点过时?”
  乐无异使劲摇头,“谁说的!特别fashion!……尺寸也特别合身,师父怎么做到的,不用量就……”
  谢衣沉吟片刻,忽然张开手扶住他两边肩膀,顺着手臂的曲线一路滑下去。乐无异一下子僵住不敢动弹,直到师父的手停下来扶在他腰际,呼吸也俯过来,贴到他耳边低声说,“用手量的。”

  温度就顺着被“用手量过”的那条轨迹折回来,一路向上攀升。乐无异把烧烫的脸转到一边,抱起手臂来故意从鼻子里重重出气,“师父骗人吧!什么时候这么量过!”
  谢衣认输地笑起来,却开始变本加厉地胳肢他的腰,“……刚才啊。”
  忽轻忽重的呵痒让乐无异求着饶从师父手里往外逃,一边把单片镜摘下来,拼命揉着笑出泪的眼睛。谢衣终于舍得放开他,“……你身量和师父差不多,我就参照着以前自己穿过的演出服装,给你另做了这套,幸好效果还不错。”
  听上去明明像冒险一试侥幸成功的说辞,语气里可都是注定成功怎会失败的信心,也不知道为这套衣服提前费了多久的心思。乐无异抬眼偷看谢衣脸上的满足神色,悄悄地想师父有时候真是厉害得有些可恶。他又低下头去贪恋地观察着演出服上独特的镶边纹理,忽然想起了什么,“参照着……?那师父也有?跟这套差不多的演出服?”
  “有啊,在公寓那边。”谢衣奇怪地应了一句,果然收获徒弟眼里瞬间亮起的光,顿时了然点头,把对方的心思捉出来,“……要一起穿吗?决赛的时候?色调还是……很搭配的。”
  乐无异如了愿满意地咧嘴笑,圈起手指比到眼睛旁边对着师父卖萌,“眼镜也要一样的!单边的!不带镜片!……行吗师父?”
  谢衣有些为难地推了推现在的眼镜,寻思了一会儿,苦笑着点点头,“……行。”

  “……师父。”
  少年人忽然把手端端正正背过身后站好,表情严肃,“我得……过几天再回来练习。跟老哥约好的一个月回一趟西班牙,正好期末考试之前就剩这个礼拜有备考假了……我路上会努力调整状态的!还有参赛曲目,我想到可以用的就跟你短信联系,QQ也行……”
  谢衣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近期的课程表,确如乐无异所说,期末考近在眼前,考前尚余一周左右的时间没课,虽然考试后有大把时间专心备赛,之前这几天的时间安排对无异来说还真是有点紧张。乐无异在紧张地巴望着他,他略一思索,习惯性地伸手又去揉徒弟呆毛,“去吧,不用担心。考试不会有问题的……”
  乐无异眨眨眼,忽然一偏头从他手掌下逃脱,“师父可别乱动。……理发店特意吹的哦!”
  谢衣一把按住他,捏住那绺不驯服的毛使劲捻了两把,“这就记仇了?要是师父跟他们说你这是天生的、梳不平整的,他们都凑过来要摸一把可怎么办?”

  乐无异放开本来就是假装绷起的嘴角,把头发重新贴上谢衣的掌心磨蹭着,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TBC

评论(2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