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9

一颗长毛的藻。

【谢衣X乐无异】原著背景日常30题【古剑奇谭2同人】

师父灵魂三合一+初七身体设定


  1、打破生离死别不需要理由
  谢衣在坍塌的神女墓缝隙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实在太狼狈。
  满身血污的样子一定像个鬼,他想,这样子回去的话,会把那个傻徒儿吓哭吧?
  先回一趟静水湖吧,洗个澡然后换回那套无异最熟悉的偃师服,再去找他……
  他的计划没实现。
  因为静水湖已经有人在等着了。他踏进院落的那一刹那,庭院中央的人就回过头来,看见了他。
  谢衣看着少年泪下如雨的样子,不自觉地捂住了心口。
  到底还是把他吓哭了……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怀抱已经被熟悉的体温填满。
  他抬手去擦乐无异的眼泪,结果把徒弟的脸也抹成了小花猫。
  ——原来不是吓哭的啊。
  他看着无异抬起那张湿漉漉脏乎乎的脸,收获了那笑容里一世的灿烂阳光之后,如是想道。

  2、不告白怎么进行下一步
  “师父……你是怎么回来的?”
  “呵……为师只是想着,‘舍不得,不能死’,这么想着,就回来了。”
  “哎……?舍不得什么?”
  “哦,你当真想听?”
  “……想。”
  “舍不得我此生最珍爱之人,再因思念他这个让人操心的师父,而多流一滴眼泪……所以,为师就回来了。”
  “师父……”
  “无异,为师可都说完了,你……”
  “……”
  “……?”
  “师师师师父我没听懂,你……你再说一遍好么……”
  ……我的傻徒儿是装傻还是真傻?

  3、历史遗留问题
  师父眼睛下方的红色魔纹没有了。
  但是师父身体里还有蛊虫。
  所以师父到底是谢衣还是初七?
  ……这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师父现在承认,他的胸膛里,有了心跳的声音了。
  因为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无异若不相信,不妨来听听看。”

  4、欠了很久的见面礼
  谢衣想了很久,竟想不出送什么好。
  当初随口许下那一份礼的时候,他以为随便一具偃甲,一份图谱,一门技艺,便足能哄得这个便宜徒儿开心。
  可时值今日,眼前少年在他心中的珍重程度早非昔时可比,送什么都感觉配不上了。
  他犹豫多时,终于决定开口问无异可有什么想要的。
  乐无异却红了脸,扭捏半天才说:“可不可以……就只要……师父……”
  谢衣皱紧的眉头终于展开,把徒弟枕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又轻轻揉了两把。
  “可以啊。”他答,又补充一句,“那无异的拜师礼,也只送你自己就好了。”

  5、说好的郎心如铁呢
  总觉得师父应该是……呃……那种无欲无求的人呢……
  乐无异仰头盯着天花板迷迷糊糊地想着,没想通。
  直到躺在身边的谢衣把他重新拽回怀里,他才稍微想通了一点。
  师父到底是不是无欲无求,这世上恐怕除了师父自己之外,就只有他乐无异一个人知道了。
  然后他悄悄扬起的嘴角被谢衣亲了一口。

  6、承诺
  君子言出必行。
  谢衣从不食言,所以也从不轻易许诺。
  可他对乐无异的承诺,有时候也没能完全兑现。
  比如说,他许诺过,“有为师在,绝对不会再让你流眼泪了。”
  结果这个诺言第二天就被他自己推翻了。
  在床上。
  看着被自己欺负得眼圈通红、满脸泪痕的宝贝徒儿,谢衣又心疼又头疼地想,有时候许下诺言也需要加上例外条件才行。

  7、起床做早饭
  乐无异做了个叫人起床的偃甲叫“叫床一号”。
  后来谢衣剥夺了他给偃甲命名的权利。
  而且叫起床的偃甲也没有再派上用场,因为每天早上它叫唤的时候,乐无异都被谢衣扣在臂弯里动弹不了。
  就算乐无异把偃甲叫声改成了“再不起床做饭师父就饿了”也没用。
  他还在为此苦恼时,谢衣的“早餐千里送”完工了,于是每天早上叫人起床的变成了带着热气腾腾的外卖回来的偃甲。
  ……自己不用吃饭其实也没所谓,但是总不能把徒弟饿着。

  8、在对方工作的时候偷亲
  师徒两人守着一张工作台各自组装手里的零件。乐无异悄悄往旁边瞄了一眼。
  师父很认真的样子……当然了……
  这种时候只有我才会胡思乱想些别的吧?
  但是角度真的很适合啊……
  他蹑手蹑脚地凑了过去。
  在他终于挪到离谢衣的脸不到一寸距离的时候,谢衣咔嗒一声对上手里的齿轮,然后转过头来,一个轻吻准确无误地落在他鼻尖上。
  乐无异看着师父眼中的笑意,手里的导灵栓冒了烟。

  9、无法拯救的师父的厨艺
  谢衣站在厨房里握着一根萝卜,表情比面对无异做的偃甲暴走时还凝重。
  乐无异追进厨房来,从背后抱住他的腰,拚死拚活地把他往屋里拖。
  ……有这么可怕吗?
  谢衣默默地瞥了一眼手里的萝卜,然后发现自己已经被无异拖到了卧室。
  为师只是想做个饭你用得着用身体来阻止么……
  然后他又重新看了一眼手里的萝卜。

  10、不能让你知道的毛病
  谢衣回来之前,乐无异觉得喜欢师父这件事实在是匪夷所思的大逆不道。
  可是师父回来之后这样的毛病一下子就变得不再是毛病了。
  而且师父很严肃地告诉他:“不许改。”
 
  11、战斗训练
  师父就得有个师父的样子。谢衣把乐无异拎到了院子里过招。
  “……无异,为师记得你以前不会这种治疗系法术的?”
  “啊那个啊哈哈。以前缠着仙女妹妹学的,因为夷则他被打趴下太多,仙女妹妹一个人治不过来……”
  谢衣收了手中唐刀,莫名有些不高兴。
  “你的灵力不适合修练此种法术,以后不必费精力在这上面了,有为师在。”
  乐无异盯着他,坚决摇头。
  “就是因为以后都有师父在我身边了,我才得更努力练这个啊。”
  师父,若再有一次让你挡在我身前,你教弟子如何承担那种……无能为力?

  12、训斥/惩罚
  “还有那个舜华之胄我也想学,师父你能教我么……”
  “你学不来的。”谢衣冷下脸来摇头,“为师还是那句话,岂有弟子反过来庇护师父之理……”
  乐无异没听他的,不依不饶死乞白赖,后来干脆给师父跪下了。
  谢衣自然也没容他跪多久,直接一个法术把人卷起来带回了屋。
  约莫半个时辰后。
  “……为师说你不必学,就是不必学,可还听话么?”
  被子里只竖起一根别别扭扭点着头的呆毛。 
 
  13、泡温泉
  好像泡温泉容易流鼻血。
  谢衣一边手忙脚乱地给徒弟擦着鼻子,一边想到底是因为水温太热了还是年轻人气血太旺了。
  想到最后,他的结论是,大概跟年轻人气血旺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因为抱着因为感到不好意思而拼命往自己怀里蹭的无异,他觉得自己的气血也开始加快流动了。

  14、睡前故事
  谢衣发现自己有个给徒儿讲睡前鬼故事的坏习惯。
  一开始,他乐在其中,因为无异睡着睡着就会咕噜一下钻过来,喊着师父,缩进他怀里。
  那样子实在可爱得让人不忍放手。
  可是没多久他就戒了这个爱好,因为无异会做噩梦,他在梦里喊师父的时候,会颤抖,会哽咽,会大汗淋漓。
  谢衣这才惊觉,这本来无伤大雅的恶趣味,竟成了无异心中伤口上开不起的一把玩笑。
  他不再讲鬼故事,乐无异却依然在睡前偎过来,缠着他讲。
  乐无异说,师父,我想听你经历过的那些,无论有多艰苦,多沉重,多寂寞,我都想听。
  ——我没能和师父一起走过那些最难的日子,但是我至少想知道……
  谢衣就把他揽进臂弯,给他讲终年苦寒的流月城,支离破碎的神女墓,还有一百年的颠沛流离,一百年的行尸走肉。
  乐无异紧咬着嘴唇听得眼中雾气迷离,却从没像从前听鬼故事那般苦着脸央他别再讲,无比的认真专注,直到天色渐晚,才在谢衣催促下闭了眼睛。
  那一夜谢衣没有睡,只是看着枕边人一晚安稳沉眠。

  15、逛市场
  其实有了会自动往返静水湖与村镇之间的偃甲,买东西本不必师徒两人亲身来去的。
  但是在人群之间穿梭着,一边搜寻着有趣的物事,一边顾念着用眼神捕捉对方的身影,那是用偃甲采买所代替不了的乐趣。
  ……所以多年以后,网购盛行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变得懒和宅,一方面是因为你没有恋爱可以谈。

  16、友人来访
  闻人羽夹了一筷子菜,神色顿时开始复杂。
  夏夷则也尝了一口,皱眉,回头去看,在厨房里忙碌的呆毛仍然悠然自在地一跳一跳。
  阿阮懵然不明地一块肉丢进嘴里,立时猛烈咳嗽起来,“咳咳咳……怎么这么咸!”随即跳起身向厨房方向大叫,“小叶子!这真的是你不是谢衣哥哥做的吗!”
  夏夷则赶紧把她拉回来,所幸厨房里油锅还噼啪作响,乐无异没听清她在喊什么。
  连谢衣的表情也变得尴尬起来。
  “抱歉……谢某向来味觉迟钝,所以无异习惯将菜做得口味重些……”
  他迟疑着望向从厨房里又端了两盘菜出来的乐无异,不知是该委屈徒弟再去重做几个菜,还是该委屈几位小友的舌头。
  乐无异看见了桌上已经被动过的菜,噗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仙女妹妹也就算了,闻人夷则你们也那么急着下筷子干什么!这几个菜是师父的啦!”
  他摆上看上去颜色明显清淡许多的几个盘子,闻人羽和夏夷则试探着下箸,点头称赞。
  原来无异还是顾及到了的……谢衣也提起筷子,暗松了一口气。
  乐无异在他旁边坐下,一筷子夹到那盘最先端出来的菜里。
  谢衣执筷的手忽地在空中就停住了,他终于想到,在没有人来访的时候,他们的餐桌上从未曾有过咸淡分开的菜色。

  17、刷侠义榜
  侠义榜前,怀璧其罪的怪兽冲着长身而立的两个俊逸人影嘶声咆哮。
  “吼~!怎么又是你们!刷得老子还不够么!”
  “不好意思啊怪兽兄材料还缺一些所以……”
  “你们到底想怎样啦!老子命都没好几条了!”
  “呵……没命了便用身体来还罢。”
  “……师父你想对偃甲兽做些什么?!”
  啪嚓一声尘埃落定,谢衣施然收刀入鞘,袍袖一卷收了满地的材料,转头对着目瞪口呆的徒儿微笑。
  “放心,为师只是想‘用它做些什么’,”他揪了揪无异的呆毛,“说到身体的话,为师还是更喜欢‘对你做些什么’。”

  18、洗衣服
  “无异,你的亵衣晾干了,去收起来。”
  “师父你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别扭么……”
  话说师父的名字到底是谁起的啊。

  19、互相保护
  谢衣最近用舜华之胄的次数变多了,因为乐无异开始专攻大型偃甲,爆炸发生的机率也高了起来。
  而乐无异,虽然学不会舜华之胄这么高阶的法术,也勉强练起了别的防护术法。
  在这方面他的确不够灵光,放出的防护罩太小,甚至都不够把谢衣整个人包起来。
  幸好后来他发现一个窍门,防护罩不用护住师父,只要包住那个要炸掉的油锅,师父就安全了。

  20、技术宅的浪漫
  偃师就要用偃师的方式观察自己的恋人。
  乐无异对着小憩中的谢衣举起了苍穹之冕。
  谢衣醒来之后看着模糊发虚的图象微微摇头,“无异,用苍穹之冕取景的时候,最忌手抖。”
  下次换为师给你来取景吧。 
  
  21、琴
  “无异,跳个舞给为师看罢。”
  谢衣弹了首天净沙,乐无异跳了个在捐毒那晚学的胡旋舞。
  ……节拍没对上。
  “师父你弹的太慢了。”乐无异一脚刹住,扁着嘴抱怨。
  傻徒儿,是你跳得太快……罢了。
  他站起身揽住徒儿的肩膀,“为师教你跳些别的舞如何?”
  这件事以乐无异踩住了谢衣的袍角,两个人摔了一地作罢。

  22、棋
  下棋下不过师父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乐无异作为年轻人总是不那么甘心。
  “师父!”他灵光一闪喜滋滋地收拾好棋盘,“我们换一种玩法吧?”
  谢衣不免有些好奇地挑眉,“好,你说换成什么?”
  “嗯……就还是这样轮流下子,努力把自己的棋子排成一条线,同时也要阻碍对方!横、竖、斜行都可,先排成……嗯,四个子一线的就赢了!……师父你看这样行么?”
  “……倒也十分有趣。但以四子为胜未免太过单调,不如定为五子?”
  好吧,不管定下什么规则,乐无异还是没能赢。
  幸好师父没说输了要罚他,不然可……受不起。
  
  23、书
  “无异,你的字还须再练。”
  “咦?字写得能看懂就好了嘛……”一脸的不情愿。“我又不去赶考……”
  “待成亲时,写喜帖要用。”谢衣笑得意味深长。
  “……哎哎哎哎?!”
  ……
  终于从冒烟状态熄灭的乐无异从书桌后面抬起头,“那……喜帖……会有很多,师父不帮我写么……”
  谢衣故作严肃。
  “为师收你这个徒弟,就是用来干……活的。”

  24、画
  乐无异趴在台子上画偃甲图纸,谢衣坐在一边看着他,手里捏着石墨条,在一张白纸上细细描画。
  待乐无异画好一部分抬起头来,他便把那张纸扬起给徒儿看。
  乐无异看着那张惟妙惟肖的自己侧脸,脸上一红,就把他手里的石墨条抓走。
  “我也要给师父画……”
  谢衣凑过去看,见无异拿了尺规,先从骨架勾起,再细化内部结构,分明便是一副偃甲分解图的架式,不禁微哂。
  傻徒儿,这要画到何时。

  25、欠债鬼叶团长
  叶海破天荒地主动来还帐了,虽然本人没来,来的是竹笋包子。
  团子搬着装了好些偃甲材料的箱子颠颠地跑来跑去,乐无异去帮他。
  谢衣一边用余光牵着和团子一起忙碌打闹的徒弟,一边跟辟尘和石百子寒暄,“叶大团长今日怎么舍得托你们送这些好东西来?”
  辟尘一甩扇子,“您看您和乐公子这不是要成亲了嘛,他说再拖着也不像话,就索性想把欠的东西都清了……”
  “无异!”谢衣朝着仓库另一头的徒弟喊了声,“可点完数了?”
  “点完了,”乐无异回过头来向着这边嚷,“数目不太够啊,照他欠师父的还差着三成呢!”
  谢衣点点头转向辟尘和石百子,笑容亲切,“……也罢,谢某大喜在即,便当给他打个七折罢。”
  辟尘和石百子对视一眼,正要替前团长松口气,却听谢衣又说,“只是他又欠下了我和无异的贺礼,这一笔可不能马虎,必得让在下满意才是。”
  ……前团长,你还不如把欠的材料按数清了呢。

  26、成亲这种事儿听说多年以后只要两个四块五
  乐无异被喜服绊得一跤跌到谢衣怀里的时候,不禁咬牙。
  “喵了个咪,我以前不该笑话闻人的,这种衣服真不好穿啊……”
  谢衣一手把绊倒徒弟的长带子扯下来,一边以微不可见的幅度挑了挑眉。
  “无异,现在貌似不是提别家姑娘名字的时候?”
  而且喜服不好穿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好脱就行。

  27、倘我不能陪你到老
  乐无异手里的梳子啪一声掉在地上。
  谢衣感到脑后一点微痛,转过头来,看见乐无异指间拈着一根白发。
  他站起身来,淡然笑容照亮徒儿震惊的脸,如平常一般摸了摸他的头,“魔气开始散了……不必担心,为师大概还有五十年。”
  “五十年……”乐无异喃喃念着,身子一抖,把头靠在谢衣肩上,紧紧抱着他再不言语。
  谢衣笑着轻吻他的侧脸。
  “傻徒儿,不是正好么?……”
  “哪里正好了,”乐无异用力摇着头,低涩的声音在嗓子眼里吞咽,“师父该有的,烈山部人的……比常人长好多的寿命……”
  不管是流月城破军祭司谢衣,还是谢衣所制的偃甲人谢衣,还是用蛊虫和偃甲续命的初七……
  都不该的,都不该这么早的,就剩下五十年……
  “陪你足够了。”
  谢衣回手把他搂紧。
  “说不定,还须倚仗你替为师养老送——”
  最后一个字被乐无异的嘴唇堵了回去,谢衣捧起他脸庞,轻轻拭去那一丝眼角滑落的温凉。
  ——别哭啊,傻徒儿。
  纵然再来几个长生百年,又如何抵得过与你这般一世人间。 
 
  28、养馋鸡
  谢衣有点头疼地看着眼前长成一大坨的黄鸟。
  比当年的阿阮还能吃。
  把它放到合适的地方去自己觅食好了,他跟无异这么商量,“何况桃源仙居图地方太小,不免太委屈了它。”
  乐无异有点舍不得,但想想师父说的在理,也就点头。
  ……再说,馋鸡随时随地会钻进屋来要吃的这习惯,也实在……不太方便。

  29、游山玩水
  馋鸡被放养出去了,需要的时候往往找不着。
  “忘了给它戴个传音铃了。”谢衣扶额。
  乐无异倒是别有想法,“师父!我们做个偃甲车吧!”
  后来这个想法实施时有了些变动,被取代以一只自己会走动的偃甲糜鹿,拖着一节装满新奇小礼物的车厢,还能如竹笋包子号一样在天上飞。
  完工时已是冬天,师徒两人把彼此里三层外三层地裹成了棉包,坐在车厢的礼包堆中间,相视而笑。
  他们先飞回了长安定国公府,把给乐无异新出生小妹的礼物送到了正厅里。
  ……你说烟囱?想太多了,烧着了怎么办。 

  30、回门
  谢衣在屋里一边和乐绍成闲谈一边把摇篮里的乐大小姐逗得咯咯笑。
  “……话说无异去了哪里?”
  乐绍成有点担心地向院子里望了一眼。
  “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呃,我是说无异很快就该回来了。”
  院子里,乐无异正给傅清姣追得上蹿下跳。
  “就算是嫁出去的姑娘,三天也该回门了!你个死小子野在外面三年才回来什么意思!”
  谢衣赶紧向乐绍成告声罪,迈出门去。
  “——师父救我!”
  躲过鸡毛掸子致命一击的乐无异把他猝不及防撞了个满怀,顺便又砸了一株盆栽。
  ……大少爷回门这天的定国公府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评论(7)

热度(44)